母亲:新旧两社会的苦与甜 14 母亲调到天津开始一份全新的工作

【2022-08-25】

  转眼到了1983年,国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,解决知识分子的两地分居的问题。我母亲于1985年调到了天津市。临行前,她的妹妹和妹夫,也就是我的姑姑和姑父都依依难舍。妹夫见哥嫂东西多,主动提出送我父母去县城。这便是她苦命的妹夫一生唯一的一次出远门。在县城,就要分别了,哥嫂再一次劝妹夫:“家里要团结,遇到不顺心的事不要那么急,常言道,和气生财,活儿大家干,有福一起享。”哥嫂的话没有白说,此后,妹妹和妹夫还算和气。

  单位离得远,母亲每天很早就起床,带着午餐,先坐车到一个地方,然后去赶单位的班车去上班。刚上班时,因为路不熟,有一天,因回家晚,下车后,居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费了好多折腾,才终于回到了家。那天,一向坚强的母亲哭了。因为她刚到城市工作,人生地不熟,每天奔波很辛苦,一切都还不适应。这都还不算什么,主要是工作还不熟悉,人际关系也还没完全建立起来,很不顺心。

  母亲的工作是负责征订图书,她天天写信封,写全国各地新华书店的地址店名,然后把各出版社送来的图书目录每五张一份,叠好,还要配上别的图书目录,装进信封,写信封,等待寄到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。各新华书店在目录上写好订数,再寄到新华书店发行所。书出版后,发行所还要负责寄书,或者,由出版社直接寄书。别看这份工作,听起来很简单,但是,要速度快又准确地完成好工作,也不容易。就好像银行工作人员数钱一样,数得又快又对,要练好可不容易。有些同事欺负我母亲是外地人,是从农村来的,母亲说,那种情况下,不跟他们斗不行啊。母亲就努力学习业务。

  母亲说:“开始到新华书店发行所时,当真蛮难,能同情我的不多,瞧不起我的多的是。”好在领导能正确对待,对我母亲说:“不用着急,熟悉了就好了,这需要个过程。”不久,母亲工作慢慢熟悉了,能开展工作了,那些同事才好点了,不拿另样眼光看我母亲了。我母亲也能大起胆子说话了。渐渐地,她在工作上还有了主动权和安排权。

  刚到天津时,母亲面对的除了工作关,还有语言关。当地人说着怪怪的天津话,而我母亲是湖北口音,即使憋几句普通话,也不标准。所以,同事们笑我母亲是外国人,说的话他们听不懂。我母亲说:“你们才是外国人呢,你们说的话,我也听不懂。”

  由于我母亲为人正直,热情,工作也勤奋努力,同事们都慢慢喜欢上她,有些还成了她的好朋友。有一个同事,夫妻俩天天闹矛盾,闹到要离婚。母亲就一次次为他们调解,最后,夫妻俩不但没离婚,还慢慢地感情好起来。他们俩很感谢我母亲,我母亲每提到这事,也深感欣慰。

  母亲在天津新华书店发行所工作了12年。1994年我侄儿降生,母亲请了一个月事假,照顾儿媳和孙子。到第二年的正月份,没上班多久,办公室就找她谈线年,我母亲退休,当时,她55岁,还推迟了几个月才退休。